爱果子的南倾子

全职钟爱周江。(曰皮专业户)

【群宣】

占tag抱歉,打扰一下。
有什么不对的我就删。
这儿一个c卯月新的,想凑齐全员w
可闲聊可上皮浪。
cp随意,不过不能太过火。
无审,规矩也不多。
各位请一定要来一起玩啊啊啊啊啊
可以私我或者直接加群号:788390776
再次抱歉占了tag

兴欣堕落时刻

#2018叶修生贺#

《兴欣堕落时刻》

•ooc注意

       今天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日子,兴欣全体队员都懒散起来,比较标志性的就是,他们已经半天不抢boss了。

        兴欣这帮流氓居然不抢boss了,这是什么概念?!?!

        就好比黄少天安静如鸡,周泽楷能言善辩,王杰希没有大小眼,江波涛没有水——打住。你以为我会这样比较吗?
     
        这明明比贴了双眼皮贴的王杰希更可怕……

        兴欣都是些是什么样的人啊,玩荣耀的还有谁不知道。他们队长叶修天天带着队友来抢boss,把各个公会气到吐血,却又拿他们无可奈何。

        上至联盟职业圈,下至路人萌新,无一不被兴欣的人予以暴击。

        就是这样的兴欣,在今天,竟然没有任何竞争。

        当蓝溪阁的人看见头顶着“兴欣”二字
的成员朝他们走过来时,顿时展开戒备,生怕他只是个诱饵,其实背后一定带了一堆来抢材料。
    
        然后他们就摆着poss,看着兴欣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

       “额……”

        不仅蓝溪阁,还有中草堂、霸气雄图、呼啸山庄等,几乎所有大公会都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真是稀罕,兴欣莫不是开窍了?知道要跟我们其他公会搞好关系了?”中草堂的车前子正坐在他的扫把上,低头看向另外两位大神。
   
      “不太可能,我宁愿相信是菩萨普渡众生把叶修他们全净化了。”蓝桥春雪抱着手叹了口气。

        夜渡寒潭面对两位多疑的对手,他选择了淡定坐下:“倒不是件坏事,至少我们有机会跟当年一样竞争了。”

        没想到,三大公会能再次和谐相处,还是因为兴欣啊。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兴欣众人都如此冷漠?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来一起揭开真相。

      5月28日晚十一点,兴欣的职业选手例行搜刮扫荡野图区。等方锐一声:“哎哟坐久了腰疼。”大家也表示作为职业选手该休息了,叶修看了一下今天的战绩,满意地点点头,秉着照顾后辈的心放他们自由活动。

       5月28日晚十一点半,叶修还在电脑面前研究银武升级后的变化。苏沐橙偷偷从半掩着的门探步进去。

      “还没睡觉嘛?”
       叶修没有被吓到,只是把烟头扔进了烟灰缸,笑了笑:“你快去睡觉吧,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能熬夜。我马上就好了。”

       苏沐橙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比了比手势:“十二点之前必须回房间哦。果果睡觉之前会来查岗的。”随后哼着小曲儿离开了训练室。

       5月28日晚十一点五十八分,叶修洗了把脸,边走边思索着该怎么进行下一阶段的银武升级。

     
       5月28日晚十一点五十九分,叶修顺手把走廊的灯关了,一个劲摸黑往前走。

       他转动了把手,刚一打开房门。方锐最先就冒了出来:“欢迎回来老叶!!!”

        叶修惊了一下,过了两秒才看清原来所有人都在自己房间里站着。

      “队长生日快乐!!!”

        钟响了,此时正好是5月29日零点整。

      “嘿哟你们这一个个的,哥自己都不记得的事儿,你们居然记心上,得,今天这事哥也记心上了!”叶修仍旧挂着招牌嘲讽脸,每个人却因为这样的叶修而兴奋。
  
        魏琛抱着一箱啤酒,挑了挑眉毛:“怎么样,不来点?”
       叶修是非常想拒绝的,可惜“不”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包子和方锐非常配合地按在床上,接下来被强行和魏琛他们喝酒赏月谈人生。
     
       当然,只谈了一杯酒的时间。

        早上…哦不,是中午叶修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一群坑队友给占领了。苏沐橙唐柔和陈果这三位女性已经回房了,看来还不算喝太死。

       所以说在529那天上半天,是不会有职业选手来打菜鸟的。可谓是神之领域开放以来最安宁的上半天了。

        可怜的伍晨去寻找叶修商量材料处理的时候,才意识到今天可能要佛系抢boss了。

      兴欣公会的人一开始还保持着一腔热血:“大哥今天砍谁?”
  
       伍晨招了招手,跟手底下的人说:“我请假了。”

        公会成员:WTF?!!

        当然伍晨只是去帮忙收拾那群醉鬼了,等兴欣队员醒酒后,神之领域大概又是另一番模样吧……

【END】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周江】回来了

*原著向,ooc,私设如山
*一方死亡,BE预警,不喜勿进。
*文笔是真的废求您别喷


     “观众朋友们,关于2025年12月31日发生的飞机坠机事故,已确认全部遇难,其中一位遇难者是荣耀职业联盟中轮回战队的队长,周泽楷。这位被封为神枪的男人……”
       方明华关掉了电视,转身看向身边的江波涛,一言不发。整个休息室的气氛越发浓重,似乎都在等着这个人的回应。
       “副队……”杜明忍不住上前想拍一下江波涛的肩,被同样紧张的吴启无声制止了。
      “小江,我去找经理吧。”身为前辈的方明华终于还是受不了了,他的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不能再这么待下去了。刚要站起身却又被江波涛给按了回去:“我去吧,你们回去训练,还要准备下个赛季的比赛。”
       “咔。”休息室的门关上了,可谁也没有遵照副队长的指示回训练室。
       一秒、两秒……终于有人绷不住,露出了一点泣腔。接着便是从休息室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回肠寸断的哭声。
        还没走远的江波涛听见了动静,咬紧牙根,加快了原来的步伐。

        接下来便是一整个星期的工作。开了发布会、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在追悼会上全体轮回队员泣不成声的缅怀了他们的队长,除了江波涛没有掉一滴眼泪。

       “呼~好累。”江波涛舒舒服服地坐到他的椅子上,他开完会回到训练室都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这时候队员都回去睡了,而江波涛却还要补完今晚的练习。
       他一言不发地打开电脑,操作着他的无浪与人机进行一次又一次pk。他能在每一次集中精神的pk中找到他的新启发。这次亦是如此,不过短短三十秒,对面的神枪手已然倒地。一个人机而已,职业选手最多只需要二十秒就能解决掉,明显的,江波涛故意拖时间。他在研究新的打法。
       三十秒,足够了。
       对方倒下一瞬间,江波涛欣喜地摘下耳机,左手朝他左边的位置上抓过去:

      “唉小周你看!这个……”很精彩。

        手抓空了。
        江波涛机械般地转过头去,看着空无一人的座位,怔住了。

        明明早就没有人了。

        心里防线崩塌就在一瞬间的事,眼泪兜不住地涌出来,争先恐后。江波涛一直以来的伪装在这一刻,彻底撕裂。
       他早就应该接受的,周泽楷的失踪,飞机的失事。每天都拿“新闻还没有报道,不要乱猜测。”来麻痹自己,企图让自己再坚持一下。直到一个星期前所有人都证实了这个事实。
       可江波涛还处于朦胧之中,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去跟经理交流之后的事,不知道是怎么去面对他的家人,不知道是怎么在他的追悼会上平静地念出那段演讲词。
       他一直都不相信的吧,甚至没有感觉,仿佛那个人还在他的身边,每天跟他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回家……
       直到刚才,江波涛看向左边那个座位。已经一个月没有人待过的地方,却如此干净,他每天都有亲自擦桌子和椅子,帮电脑清理垃圾文件。一直坚信着,他会回来。
       江波涛崩溃了,忍耐了一个月的泪水就这么放肆地夺眶而出。

       “你不会回来了……”
         江波涛睡着了。


—————————————————————
大半夜啥也不想干就是想写刀
  
      

我的妈啊啊啊啊轮回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江居然有正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江大旗挥起来!!!周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真好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第一次漫展出装,出了乱步小天使www
好开心圆梦了!!!
【手太丑就m了】

暗搓搓写了后续,其实之前就写了【闭嘴!!!】
哇啊这种风格真的好不适合我。

前文见评论√

【周江】梦醒时分

梦境周×设计师江

•江视角,第一人称
•文笔废ooc预警    
推荐食用BGM:パズル-ENE【歌真的很好听,但是手机放不了抱歉……】


       我最近经常梦见一个人,那个人很长得很帅,比我高,声音很好听,虽然不大爱说话。他在梦里和我一起谈笑,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我们一起生活得很美好,当然那是在梦里。嗯?他叫什么?这个……我不知道。
       每当我开口问他姓名的时候,突然就醒了。每次都是这样,所以至今并没有知道他叫什么。


      
   
      “江哥?江哥?”我被耳边的声音唤醒了,“你最近怎么这么容易睡着啊?是不是太累了?”
        啊,这个人是杜明。我们是一个公司的,关系挺好的朋友。
       “嗯……?抱歉,可能是最近的设计文案比较杂,我没能调整好休息时间。”
       “这样吗?这阵子确实事情太多了,你要注意休息啊。”      杜明倒了一杯水放在我的桌子上,眼神里充满着担忧。我又拍了拍他的肩:“哈!我没事,不过你这么孝顺我倒是蛮惊讶的。”
      “什么啊?我明明很孝……”杜明突然一激灵,又反过来故作生气状呵斥我:“呸呸呸鬼才孝顺你!我这是出于兄弟情!兄弟!兄弟知道吗!?”
      “好好好,兄弟。多谢兄弟关心,我继续工作啦。”知道自己不对,还是先哄哄这个家伙。不过,怎么总感觉他跟新来的那个孙翔越来越像了。……我是说智商。
        杜明特别傲娇地“哼”了一声就出去接电话了。
       “哈……啊……”我伸了个懒腰,拍拍脑袋,不行不行,要工作啦。虽然很想再去会会梦里的那个人,但梦毕竟是梦,现实中我还要上班赚钱找饭吃……
            
         
       

       午休时间终于到了。关于午饭,我一般都去公司食堂,和这群人面兽心的傻子。
       “江哥,公司之前有一份参考文案,你能发我邮箱吗?”孙翔托着餐盘边坐下边问。我喝了一口蔬菜汤,仔细想了想才告诉他:“什么文案?我这只有今年新版的啊。”
       孙翔不死心:“可是杜明说你这有啊。你再仔细想想?”
       我又头脑风暴了几秒,跟他摇摇头:“我真的没有印象了。”
      “啊?为唔……!!”孙翔还没说话便被旁边的吴启堵住了嘴。“吃饭的时候你就不能好好吃吗?都累了一上午了,你不累也要心疼我们江哥啊。”
        孙翔一脸气愤加茫然地指向对面的杜明:“他!!!”刚咽下一大口饭的杜明立马回击:“我?我什么我?!吃饭!!”
      “卧槽!你……哎呦!你敲我干什么?!”孙翔到嘴边的话又被方明华一筷子堵了回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憋屈。
      “公司内不得大声喧哗。”方明华推了推眼镜,“还有,不得说脏话。”
       看着这群孩子的……不,傻子的闹剧我还是很欣慰的,毕竟正因为有了这些人,才有了我们轮回设计部。轮回能有今天,没有他们是不行的。
        吃完饭我就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大量繁杂的工作让我有些疲惫了,需要休息,所以要睡觉。绝对不是因为想见梦里的那个人才睡的。绝对不是!!!!
       


      “来了?”
       成功进入了梦乡,发现自己站在一栋陌生的公寓前。而他,就站在楼下。我快步走过去,问:“这是哪?”
       他拉住我的手,转身前往电梯,我听见他发出一声轻笑:“我家。”
       出于这么久的信任,我还是跟着他走了。
       不过好像之前我在梦里要么在我家要么在大街上要么在公园啊景点啊……从来没有来过他的家。哇真厉害,梦里的人都有这么好的房子了!?上天让我成为梦里的人吧!!!!

       电梯停在了最高层,我不恐高,反而很喜欢。站得越高,看到的风景就越靓丽。我看着他拿出钥匙开门,进门地毯上就是摆得整整齐齐的两双相同款式的男士拖鞋。
       这屋子里难道还有其他人?
       我刚这么想着,他就拉我进了门:“没人。”
       这货难道有读心术????
     
      “那这双鞋是给谁准备的?”
        他的眼神略跳了一下,如是说道:“你的。”
        原来他已经准备好了???oh真是给力。
      “你心真细啊,要是以后有谁能嫁给你,肯定很幸福吧。”这是发自肺腑的感言。跟他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吧?这两天虽然只是朋友的关系,但还是能感受到他对我的那种无微不至的关怀……
       “嗯,你说好就行。”
         他脱掉风衣,把手伸到我面前,示意我把外套给他。我抬起头,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整个客厅,洒在他的身上。周围一切都静止了,这一幕让我完全看呆了,…太犯规了。
       我忘记了要把外套给他,呆呆地伸手,缓缓叠在了他的手上。
       手掌传来的温度,让我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到这个尴尬的动作后,想立马放开,然后开个玩笑就过去了。但是他握住了我的手,往屋子里边走。我好像又看到他笑了,又好像没有。
       他的手握得很紧,就像是好不容易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说什么都不能放开那种。
      
       脚步在最里面的一间屋子停下。他打开门,这是一间卧室。收拾得很干净,房间格调很清爽,床、电脑桌、书桌、衣柜……什么都有,让这房间看起来明明很大却又不空旷。这风格,我喜欢。
       不过更让人在意的,还是那两台电脑了。他一个在家要用两台电脑吗?
      “这房间布置得真好,是你设计的吗?”出于礼貌,我还是不能直接问吧?
      “嗯。喜欢?”他侧过身问我,眼里带着一丝期待。
      “当然,我非常喜欢这种风格的。”实话实说。
      “喜欢就好。”
        他抬起脚向电脑桌走去,我也跟着他,好奇心驱使我问出口:“你是……一个人用两台电脑?”
   
       他没有回答,只是回头盯着我,我是第一次完全看不出一个人在想些什么。他的眼睛看似很清澈,给人感觉思想很简单,但在这一刻,一向以高情商推理人心理的我竟然茫然了。
       果然在梦里脑子就退化了吗?
       这可真是不妙。

      “你到底是谁?”

       他抿了抿嘴,刚刚开口:“我叫……”
       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等等,我好像,醒来了?!???我马上就要知道他是谁了呀可恶!到底是谁打搅我?
       “江……江哥?”吕泊远正蹲在地上,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白。“对不起吵醒你了,我马上收拾好。”他立马开始捡地上的玻璃碎片,我瞅见了旁边的木质相框,还有相框里的照片。
       那是我今年过生日的时候他们给我拍的,戴着生日帽的比剪刀手的沙雕照片。
      我是真怕他划到手,连忙翻下沙发,前去阻止他继续收拾。“我来我来,没事的。”我伸手去拿那个相框,却被吕泊远抢了先。
       “对不起,江哥这个我拿去换一个吧?”看着他是真紧张,唉,其实没什么事的。
         “好,谢谢你了。”

       说完吕泊远就把玻璃全扔垃圾桶了,走的时候还紧紧抱着相框。
       等等我是不是应该把相片要回来???唉算了,等他一起给我吧。
      
       
   
       “叩叩叩。”
       “请进。”我看清了来人,是吴启。
       “怎么了?”莫不是上次交的稿子被退了?”
       吴启递了厚厚一本文件过来,有些难为情地开口道:“江哥,明天清明放假,我要回家一趟,可是这上面的东西还要我去现场取景。我车刚借杜明出去了,所以我能借你的车吗?”
      “我车一会要去4s店拿,这样吧,我跟你一块去,顺便去吃晚饭了吧,我请客。”看到吴启滑稽的表情变化,我心里不禁觉乐。“江哥你太好了!!!!”
      

       五分钟后,我开车载着吴启还有他的宝贝数码离开了公司。
      按照吴启告诉我的地址,我们来到一个高档小区。这里很安静,小区的文化建设非常美观。吴启拿着相机到处拍,我就在假山附近走了走。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不远处的一栋高楼。
        嗯?!等等,这不是……!
        我擦了擦眼,仔细看了看这栋熟悉的建筑物。
        为什么梦里的房子会出现在这???外观、屋檐、阳台、楼层……都是一样的。
       吴启看到我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便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怎么了江哥,你也觉得这里风景很好是吗?”
       我闭上眼,低下头,声音有些发颤:“我做梦的时候好像来过这里,你说是不是好巧啊,哈哈……”我依旧在笑,但是内心的焦虑和慌张只有自己清楚。
       吴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拍好了,去吃饭吧。”
       我“嗯”了一声,整理整理情绪便回到了车上。
    

       换成了吴启开车,他带我来到一个,他说很不错的餐厅。其实我现在没心情吃晚饭,感觉空气有点压抑,让人透不过气。
      “江哥,我先去个洗手间,一会菜来了你先吃着。”
      “嗯,好。”
       

       硬撑着吃完了晚饭,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家,然后在梦里去问那个人没回答的问题,以及我发现的新问题。
      

       先把吴启送回家,我才换上一张焦躁不安的面容,真是太难受了。

       回到家,随手一挥门,蹬掉鞋子甩掉外套就直接在沙发上躺着,强行使自己睡着。
    

      “江。”他俯下身,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这让我有些不自在。
       “你在啊?等等我怎么在这?”我从一张办公桌上坐起来,才猛的发现,这里是我的办公室。
      “嗯。”
        我四处看了看,低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我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怎么和我摆的不一样……?
      “这个,是你摆的?”我仔细盯着那张两人合照,有些惊讶地问他。
       不得不说,这张照片上的我,还有他。笑得很甜,很自然,人手一个冰淇淋,在公园照的吧?简直,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热恋的……情侣?!?!
       “不,你摆的。”他说话依然简单,但是能让人听得懂。
      “我?我摆的?”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跟他确认,希望他是在开玩笑。
      “嗯。”他的眼神很认真,没有说谎的痕迹,我相信他不是在说谎,可是我不相信自己做了这件事。
     “对了,我今天看见你家了,在工作的时候,是不是很奇怪啊?如果你真的在里面,我其实挺想上去坐坐的哈哈。”
       跟他开这个玩笑,期待他怎么说。
     “我不在。”
       他用歉意的目光看向我,语气是极为失落。
      “也是啊,你怎么可能在。”不禁觉得有些可笑。梦里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不过你要是真在就好了,有你这样的人在我身边,我肯定省了很多事吧?”
        我站起身,暂时抛开那些无聊的想法,跟他说了说心里话。
        他伸出手臂,轻轻揽住我的后背,头就蹭在我的耳边,用一种委屈可怜的口气轻声低语:
      “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不行这太……太刺激了。
      “让我再冒一次险吧?”我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下了决心,“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拉开了一点我们之间的距离,但是就这么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叫——”
     
      “周泽楷。”
  


       啊,我终于听清了。

       猛地一下睁眼,思绪突然就混乱起来了,脑子里出现的场景不断交错,让我分不清梦和现实。
       我坐了起来,有一种力量迫使我不断地去想这些。头很痛,快要炸了。
     “江哥!他醒了!我去叫医生。”

       是谁?

     “江哥你怎么样?能听得清吗?”

       声音好熟悉,是杜明吗?还是吴启?

      “小江你看得见吗?”

        好像有只手在我面前晃,是方前辈吗?
      “快快快,医生来了!”

       医生?我……在医院?
       视线突然清晰,可是大脑仿佛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我现在只想搞清楚一件事。
      “  周泽楷……是谁?”
        空气突然就安静下来了,他们都闭口不答,表情很为难,眼神中还带着心疼。
        我立马抓住离我最近的方明华,瞪大了双眼,几近疯狂地质问他:“告诉我周泽楷是谁?他是谁!!!!!”
       “他是我们公司的前总经理,你们是……”方明华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我也在屏气凝神地等待他的答案,“你们是恋人。”
        轰然间,我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样,眼前又开始变模糊,逐渐看不清这个世界,看不清任何一抹色彩,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我是怎么了?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

       我好像看见他了,在这个安静的深渊里 。
      “小周……”
        我小心翼翼地叫住他,这个称呼真是许久都没有用过了。
       他顿了一下,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渡步向我。
       “江。”我被他一把搂进怀里,像是要把我们融为一体那样用力,紧紧抱住。我也用双手扣住他的背,真想永远都不放开。
       “江。”
       “嗯。” ……

        后来我醒了。我想,我大概是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就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一切。
       我跟小周的关系,我们是恋人,即将出国领证的恋人。桌子上的照片是我主动摆的,房子里的拖鞋和电脑是我弄的。住这么高也是我选的。是的,其实那是我们的新房。
        我记得是我先告的白,大学毕业那天,同学们聚在一起喝酒,k歌。都说酒壮人胆,我就借着酒劲黏着他,没想到他居然把我扛回家了。第二天醒来,我就抱着不成功便成仁地决心跟他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告白。
        “周泽楷,我喜欢你。”
        “巧了,我也是。”

       后来我们就相恋了。在同一个公司实习、工作。他能力比我强,可我也不弱。他作为轮回设计部的总经理,我呢就在他的办公室隔壁,当副经理。
       我们计划在去年5月20日去国外领证,可就在前一个星期。我跟小周刚参加完一个重要的会议,在回家的路上不幸被一辆闯红灯的货车司机,撞到了。
       我没有受什么大伤,只是脑震荡,失去了部分记忆。但是小周却……
       据当时在场的一名医生回忆:“我们到的时候,那位先生一直紧紧将你护在怀里,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你弄出来。”
       看吧,我果然没选错人。

       方明华告诉我,他们一直在演戏,观察我的行为,毕竟失去记忆是大脑神经问题,不容小觑。比如说那天杜明在我睡醒之后,出办公室就打电话给医生了,孙翔问我去年的事情我当然不知道,因为我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还有吴启那天去餐厅,打着去洗手间的幌子跟杜明他们汇报。
       好吧,我一直未察觉这些。
       我想起过后,难过还是有的。只是突然觉得,心里像填满了一样,鼓鼓的。

      “江哥,你还在难过吗?”杜明来探病还抱着一只巨大的企鹅玩偶,带着歉意地看着我:“对不起我们也不太会安慰人……”
       一把捞过那只企鹅:“哇我当然难过,你们都不跟我说实话。”他顿了一下:“什么啊你在意这个干嘛!”
      “本来就应该在意这个!你们是不是都想反了!?”我故作生气状,想调解一下气氛,“还有啊你们下次别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后面,还把我从沙发上运到医院。太猥琐了你们!!!”
      “下次不敢了下次不敢了。”杜明看我这个样子,也适当地附和着:“江哥我去给您买点水果。他们一会就来了嘿嘿。”
      “嗯,准了。”病房里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看着窗外,夏日蓝天,清风白云,医院的宁静反而让人神清气爽。关于那天我意识不清时遇到的小周,大概是很感激了。
       每想到那天我的心里就会有一股温柔的力量油然而生:

       “江。”
       “嗯。”
       “好好活着。”
       “好。”
       “对不起。”
       “小周……”
       “江波涛。”
       “嗯,我在。”
       “我爱你。”
         ——我也爱你,晚安。

【END】
      

——————————————————————————————————————————

之前月考的时候立的flag,清明放假期间一定要写完这篇!!!!!!

周江他们真的是太好了,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

尝试新的文风……

后续写好了只是怂得不敢发

《如果江波涛跟你表白》

又名《好想跟江波涛这样的人谈恋爱啊》

cp是江波涛×你

*短小的即兴产物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撞文删

        最初只是一名轮回的粉丝,后来努力进入俱乐部当了工作人员,才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这个有“粘合剂”之称的轮回副队。
       认识不过一年,轮回第二年得到冠军的时候,大家都在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江波涛却偷偷把你叫到了训练室。
       一进门,就看到他背对着你。训练室的灯光被调成了暖色系,明知没有人会在这里使用电脑却还是细心地开了空调。明显是花时间布置过的。
      “你来了?”他突然转过身,那声音里包含的还是他一贯的冷静和温柔。你刚从这声问候里反应过来,“嗯”了一声。可正想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却猛地发现他手上抱着一束红玫瑰。
      “这是……?”你的心里已经在猜想了,想说出口的话却又拦在嘴边。
       可能是看出了你的疑虑,他轻笑了一声,慢步走过来,把花送到你面前。脸上的笑容是不同以往的,还带了一点羞涩。
       “这是送给你的。我也是第一次跟女孩子表白,听他们说送这个的话女生会开心,请问,你现在开心吗?”
       你欣喜地点了点头。重点全在那句“表白”上。
       不知道何时爬上双颊的红晕,让此时此刻的江波涛看起来更有魅力了,薄唇轻启:
       “谢谢,那么这位小姐,请问你愿不愿意与江某人谈个恋爱呢?”
        你赶紧接过花束,“愿意愿意!肯定愿意!”就像个三岁小孩得到糖一样开心。
        江波涛上前一步,将你紧紧拥在怀里,你靠在他在肩头,清楚地听到急促的心跳声。分不清是你的,还是他的。

    “我喜欢你。”

      你听到他这么说。

——————————————————————————————————————
接下来就是自我臆想产物……

雷者勿看!!!!

《好像跟江波涛这样的谈恋爱啊》

       同居以后,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早餐,那是他下楼买回来的。你说过你会做,他却心疼你每天在俱乐部都幸苦地工作。
       江波涛作为一个职业选手,日常的训练也是很忙碌的,可他经常会趁休息的时候,拿着你最爱的可乐来找你。
      “下午好,一会去外面吃饭吧?我订了地方。”
        你刚想开口答应,又听见他说:“今天可是我们第一次接吻100天的纪念日哦。”
一下子便感觉有一股暖流进过了你的心房。
       他总是这样,清清楚楚地记下了你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点滴。
      你很爱江波涛。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粉丝到他的枕边人,一直都爱。

       不问为何,只因他是江波涛。他是全世界最好的江波涛。


——————————————————————————————————————
呜呜呜我真的好想跟江波涛这样的人谈恋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吹爆他呜呜呜。

我流双流氓周江。

      此刻江波涛被周泽楷紧紧地压在身下。然而在两个小时前他还扯着周泽楷喝酒。酒意熏佳人,江波涛在献给周泽楷一个香吻之后,便化身成了小野猫。瞳中闪烁着的是狡猾的光。
       把周泽楷办了。
       他心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轻而易举地推倒了周泽楷,对方呼吸急促,绯色已爬上了双颊。毫无经验的两人胡乱地亲吻着对方。感受到周泽楷的动情,江波涛正准备把人裤子扒了的时候,突然被身下的手钳住了,江波涛从惊讶中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反压了。
       只见之前还乖乖受欢的周泽楷,此刻已经占据了主动的位置。江波涛刚才没有好好瞧过周泽楷的眼睛。现在再看,眼里充满了狡黠。
       对方似乎很满意江波涛的反应。
       江波涛反抗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牢牢地被牵制住了。周泽楷松开一只手,掐了一把江波涛腰上的软肉。后者立刻就软了下来。只能顺着眼前狼一样的男人
       在被进入前的那一刻,江波涛的脑子里剩余的理智在告诉他。
       遭了,这回玩脱了。

具体内容在脑子里以及没有后续×

情人节快乐丫各位!!!!

今天请让周江结婚吧!!!!!!